风格咖啡/深夜的告解所 仅1个座位的台北咖啡馆

入夜的台北街头,高耸没入暮色的台北101兀自静静伫立着,信义路上,结束一天辛劳準备返家的人们行色匆匆,脚步片刻不想停留,彼此形成一幅强烈的视觉对比。 霎时,目光被街角一间透着昏暗灯光的木造老屋所吸引,瞥见门口一旁的木质立地招牌,一盏街灯、枯树,与远方塔楼交织出带点孤寂感的风景画,上头写着店名「一席/Alone Together」,原来,这里是间「超微型」的巷口咖啡店。 满怀好奇心走进店里一探究竟,大小仅1.5坪室内空间,恰好能容纳一位客人与咖啡师,感觉再多出一个人,便会显得侷促拥挤了。悄然入座在唯一的榻榻米客席上,耳边首先传来的是浑厚带点磁性嗓音的黑胶英文老歌,彷彿在替这场单人专属的咖啡舞台剧暖身般,台上演员只见咖啡师,填压咖啡粉的手正飞舞着,台下观众只有我独自一人,没有多余的干扰,就这样静静地欣赏表演。一席的店主名叫「小高」,在咖啡这领域已默默耕耘超过20年,曾经开过上百坪的人气咖啡厅,却在中年时,选择以这样的「小舞台」诠释对于咖啡的热爱,他笑说:「就是种回归初心的过程吧!」对小高而言,「泡咖啡店是段美好的青春回忆」,原来是年轻时,他为了学艺曾遍访咖啡店,「后来慢慢发现一家好的店,不单是讲究咖啡煮得多好喝,也包含氛围的营造」;但时下的咖啡店,不少店主或许太专注于技巧的钻研,却往往忽略了客人的真实感受。于是在两年前,「重操旧业」开了这家微型咖啡店,他想证明,「就算一间店缩到如此小的规模,但依旧可以玩出大大的感动」。小高说,「在以前还没有串流音乐的年代,其实台北很多咖啡店是以音乐好听闻名」,这些过往的记忆,也反映在一席,从跨进店门开始,店主设定的灯光、播放的音乐,都让人轻易感受到他想要传达的态度。或许,也正是因为「向青春致敬」的初衷,让小高在决定咖啡品项时,特地列入在一般咖啡厅已经很少见的「康宝蓝」,他说,「康宝蓝曾经是义式咖啡厅必备的饮品,但随着卡布、拿铁这类拉花咖啡出现后,就逐渐被客人遗忘了」。小高沖煮的康宝蓝,是非常「大人味」的那种,以泥炭威士忌入味的鲜奶油,与浓缩义式黑咖啡在口中互相激荡,喝起来口感有种爆炸感的「焦香味」,很老派却也经典。每周仅营业四天的一席,场景设定是深夜的咖啡店,独自在这里喝上杯咖啡,却意外有种无以名状的陪伴感,让人不禁想起海明威小说《一个乾净明亮的地方》里,那些恐惧不安的人们,不断流连于咖啡馆、酒吧之间,只为了祈求有一处在黑暗中可以落脚的地方。或许,每个城市灵魂都会需要一个像这样,适合暂时安静独处的生活告解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