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荣耀》李白×王昭君,那年夏天她错误地超过了李白。

连接链接:“王凡的荣耀”李白×王昭君,马上准备车,我一定要找到她!这部小说出自第一部@ _ _他家的长腿赵军并不讨厌李白,但她想过新的生活,不像其他人。

和他一起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昭君有很多梦想,所以她…十四号没有打开大房间的灯,只是依靠透过窗帘缝隙渗出的小月光依稀看到昏暗房间里一个孤独的身影坐在地板上。

贞吉慢慢推开门,她的眼睛碰到了这么暗的光线,她的眼睛眯得有点不像话。她快步走进房间,一眼就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地板上发呆。

“李白…”?她犹豫了一下,哭了。看到这个数字没有任何反应,她忍不住加大音量,重复道:“李白?”李白皱起眉头,举起手扶住太阳穴,露出头疼的样子。

“什么是直接说。

”贞姬咬着嘴唇,原本也想跟他兜圈子,既然他这么坦白,她也不想拐弯抹角。

“听说你找到昭君了,为什么不带她回家?”在过去的三年里,她看到李白发疯似的寻找王昭君的下落,甚至派专业侦探去寻找,但一无所获。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她以为他迫不及待要带王昭君回家,但是…李白提醒他的唇角,他的微笑似乎是自嘲。

“怎么带她回家?她不会原谅我……”他低下脸,看着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笑得越来越嘲弄。

“三年前,她把结婚戒指换成了裙子。我这样把她推进海里。

后来,我看到她在珠宝店典当的戒指,花了很多钱买了回来。我想找到她并把它还给她,但是现在……”他说着,表情僵住了。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丝微弱的光。

“是我的错,她这么努力想靠近我。是我……是我一直把她推开……是我的错……”车内的气氛冷极了。

王昭君低着脸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不清她的脸,也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她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一样安静,好像她不会说话,只是在等李白说话。

李白叹了口气,用手指握住方向盘。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鼓起勇气说话。

他向她靠过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定是这样吗?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王昭君抬起脸,听到这句话就勾了勾唇角,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白……”她三年前坠入大海的情景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这是她永恒的噩梦。有时她甚至害怕洗澡。她害怕永远无法抹去。

她笑了笑,然后慢慢摇头。

“别再来找我了,我的生活又开始了。

”那人的眼里似乎涌起一片悲伤的海洋。

他怀疑地看着她,她的心突然刺痛,就好像她在用刀刺伤他的心。

别让我恨你。

我不恨你,我只想重新开始我的生活。

”王昭君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平静而自然。

“我想爱上除了你以外的人,和他一起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李白,我有许多梦想,我希望你能宽恕我。

“这就是答案。

李白的瞳孔终于暗淡下来,仿佛成千上万束光线突然闪烁不定,突然消失了,他的眼睛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深渊,他宁愿她恨他,也不要她轻描淡写地说他放开她。

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

“你是说…你不会原谅我的…你不会回到我身边,是吗?”空齐又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李白直视着她,仿佛在她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犹豫。他看着她,好像在期待黎明。他第一次如此紧张和害怕。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王昭君垂下睫毛,盯着互锁的手指。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她的眼睛微微上扬。

所以她的回答是……”是的。

”她的手摸了摸门把手,轻轻地打开了门。

外面空煤气冲了进来。

王昭君转过身,正要下车,这时李白紧紧地把胳膊扣在闪电石火之间。

她惊讶地转过身,看着那双深邃而悲伤的眼睛。

李白的声音听起来像一首诗。

“我怎么能…我怎么能被原谅呢?”王昭君只是悄悄地拿起他的手指,把它拉开。

她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她转身下了公共汽车。

车门在他眼前冷冷地关上了。

”贞吉慢慢蹲下身子,与他齐平。

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缺席。

她抿了一口嘴唇,轻轻地叹了口气。

“昭君很善良,总有一天她会原谅你的。

“———————————————————————————————————————————————————————————————————————————————

她不能再呆在这个城市了,否则他会很快找到她的住处,她知道他不会放手的。

她不能再被他找到,不能再回去,心中的恨意像藤蔓一样生长,从三年前他亲手将她推入深渊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如同一汪死水,再也不会有波澜了。她再也不能被他找到,再也回不去了,她心中的仇恨像藤蔓一样生长。从三年前他亲手把她推入深渊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像死水一样,再也不会有波浪了。

当她幸运地被海浪推到附近的礁石上时,她在礁石上睡了很长时间,在幸存之前被路过的渔船救起。

她讨厌他的残忍和冷漠。她恨他一辈子。

王昭君平静下来,环顾了一下他住过的小房子。他记得他过去在李家住过的那栋破旧的房子。他心中充满悲伤。

正如花木兰所说,她有时会想到找个好男人结婚。也许这会彻底打破李白的心思。

已经回不去了,一时间性又摆摆手,一时间男孩羞涩内敛却坚定的表情,记忆中也模糊不清。

她背着沉重的行李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口。她刚走到门口,一只胳膊伸出来阻止她。

花木兰一路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以为她会搬走,但她收拾东西的速度太快了。

她抓住王昭君的胳膊,感到有点焦虑。

“昭君,我有办法,你先听我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