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UST荀妃的忧患

温杰克的创始人大多是中国科技大学的理科尖子生和理科尖子生。它们是亚洲最好的人工智能,被麻省理工学院评为世界上最聪明的公司之一。 它不是著名的英美烟草公司(BAT)的成员,也没有参加TMD,但它是中国最高科技的公司之一。 它成立于近20年前,但业内人士仍将其视为新生婴儿,并寄希望于它能改变人们未来的生活方式。当地政府也降低了税收,并为其“发送”了土地,以免土地流失。 是谁呀?你一定猜到了 这是一家以“中国科技大学”命名的人工智能公司 在耀眼的明星光环下,尤其是在最近成为2020年冬季奥运会语音转换和翻译的独家提供商后,HKUST迅飞的可见烦恼并没有得到缓解。 科大迅飞自成立以来,一直深入从事智能语音和语言技术等前沿人工智能领域,并逐渐积累了语音合成、语音识别、口语评价、自然语言处理等诸多技术优势。 然而,像大多数人工智能一样,HKUST迅飞仍未能摆脱“技术强、利润难”的困境。政府订单和政府补贴仍然是其净利润贡献的第一位。 资料来源:在摄影网建立的“平台+轨道”战略的指引下,科大迅飞紧跟教育信息化风口,在智能教育市场取得领先地位。 在智能硬件方面,该公司也取得了良好的增长。然而,该公司似乎没有2C市场的基因,智能硬件仅占公司收入的10%以上。 自2008年市值32亿美元上市以来,HKUST迅飞曾超过1000亿美元(2017年11月) 目前(2019年9月23日)743亿元,市值增长了23倍,但与公司盈利能力较弱相比,有强烈的市场价值膨胀呼声。 迅飞科技大学成立于1999年,技术雄厚,利润困难,位于中国科技大学所在地安徽省合肥市。 当时,当互联网进入中国大陆,人们对人工智能一无所知时,HKUST迅飞投身于智能语音和语言技术等先进技术的研究。 这项研究持续了十多年。当人们认为中国将率先实现零诺贝尔奖的突破时,他就公开了。2008年5月,由创始人刘庆峰等人带领的9岁的HKUST迅飞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市值32亿元。 科大迅飞从一开始就从技术上确立了“不屈不挠”的战略。 在科大迅飞大厦,刻有”最亮的火把要么点燃草原之火,要么先熄灭”的字样。 科大迅飞的“火炬”是语音识别的基础技术。 经过20年的发展,HKUST成功完成了语音识别、合成、语义理解等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从底层语音产品到嵌入式多功能语音技术,再到人工智能重要子领域的阶段性迭代。 数据显示,目前,HKUST迅飞占据国内语音市场70%以上,排名第一。它在全球智能语音市场中占4.5%,排名第五。 科大迅飞的图像识别技术也处于领先地位。数据显示,科大迅飞图像识别技术已进入实际应用,在医疗、自动驾驶、智能教室等领域表现良好。 然而,在领先技术的背景下,很难掩饰公司难以盈利的尴尬。 根据财务报告,公司近三年的收入分别为33.2亿元、54.45亿元和79.1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78%、63.97%和45.41%。 过去三年,HKUST迅飞净利润分别为4.84亿元、4.35亿元和5.4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90%、10.27%和24.71%。 然而,从这些年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出,HKUST的利润包括大量政府补贴。 根据财务数据,2019年上半年,科大迅飞获得政府补贴约1.16亿元,占公司净利润的61.37%。 2018年,科大迅飞共获得政府补贴2.85亿元,占净利润的52.58%。 腾讯科技(Tencent Technology)曾报道,上半年1.3亿元利润中,1.1亿元来自补贴和投资收入,该公司仅盈利2000万元。 追溯到2016年和2017年,科大迅飞分别获得政府补贴1.28亿元和7700万元。 政府补贴一直占公司净利润的很大一部分。如果扣除政府补贴,科大迅飞的年净利润只有几千万。然而,随着年收入的快速增长,净利润的增长没有重大突破。 作为亚太地区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上市公司,这样的盈利能力有些令人尴尬。 科大迅飞有ToC基因吗?HKUST迅飞坚持“ToB-ToC”两轮驱动战略,形成了成熟的人工智能登陆应用,在智能教育、医疗保健、政法、智能城市等领域占据领先的市场份额。 根据HKUST迅飞2019年年中的报告,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B端业务实现收入26.5亿元,占总收入的近63%。 据HKUST迅飞中国日报报道,今年上半年,HKUST迅飞ToC业务收入为15.76亿元,同比增长45.45%。ToC占总收入的37.28%。HKUST迅飞的高端业务始于2017年,2018年,ToC占总收入的31.80%。 这一次,C端业务占比再次上升至37.28%,表明HKUST迅飞消费业务转型明显。 熟悉HKUST迅飞的人都知道,HKUST迅飞的优势主要集中在B端。 近年来,科大迅飞通过在b侧布局多个垂直服务实现了算法-产品-数据的闭环迭代,并在垂直域积累了大量数据 然而,b股业务见顶,尤其是过度依赖政府和公共机构的订单,给公司的发展带来了隐患。该公司于2017年开始转变ToC业务。 2019年,科大迅飞中国日报提到,该公司的收入增长、消费业务的强劲增长,特别是智能硬件的贡献相对较大。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科大迅飞翻译设备智能硬件收入为4.9亿元,同比增长47.80% 此外,凭借20年的智能语音技术积累,迅飞在智能硬件方面的毛利也相当高。 根据2018年财务报告,硬件毛利率已超过40%,高于同行的平均水平。 来源:迅飞翻译机目前,迅飞智能硬件产品包括迅飞翻译机、迅飞智能办公书籍、录音笔、听觉M1、学习机、转接机、迅飞录音笔、迅飞智能办公书籍、学习机等一系列“人工智能+办公”产品系列。 然而,其智能硬件的收入主要集中在翻译机和录音笔等小型设备的贡献上,而其他不同类型的智能硬件,包括机器人、学习机、儿童电话手表甚至智能语音鼠标,在市场上表现不佳。 对于科大迅飞的智能硬件业务,业界有两种质疑的声音。一是科大迅飞的智能硬件产品比较适合翻译、速记员、记者等专业人士。,导致消费者人口相对较少。 第二,HKUST迅飞是一家注重技术应用的科技公司。它有ToC基因吗?尤其是在适应苹果、小米等注重高色彩价值设计和人性化互动的硬件产品的市场教育后,科大迅飞的智能硬件能否取悦人们?目前,HKUST迅飞智能硬件收入的比重似乎只有10%以上,还处于起步阶段。ToC的转变需要一些时间。 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优势很难看出。人工智能现在是HKUST迅飞的正面,但它也是英美烟草等巨头未来最重要的布局。 随着相关技术的发展,语音识别的门槛越来越低。与后来进入市场的巨头相比,HKUST迅飞的优势正在逐渐丧失。 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的核心是算法和大数据的积累。这两点的“厚积”明显高于技术的微观创新。 庞大的用户群和应用场景是工业数据集成的重要资源,英美烟草显然在这两个领域领先太多 以语音开放平台为例。近年来,英美烟草和其他公司建立了自己的语音开放平台。2017年,百度发布杜罗斯开放平台,腾讯推出智能语音平台滕旭云微,阿里艾拉斯拥有自己的阿里埃勒尼开放平台,艾独角兽西比奇推出DUI全链接智能对话开放平台等。 在智能家居(扬声器)和智能汽车产品中的语音技术解决方案方面,西比奇、云之声和搜狗都是HKUST迅飞的强劲对手 值得注意的是,直到2014年,HKUST迅飞仍在向搜狗提供技术支持,但后来搜狗选择了自己创业。 原因很简单,在人工智能这条赛道上,巨人从不希望受到任何限制和约束。 来源:目前,英美烟草的人工智能布局更侧重于自己的业务场景。 HKUST迅飞基本上全面转向人工智能,应用、平台、开发相结合。 然而,HKUST迅飞真正想做的是整合资源,但它没有自己的资源。面对携带大量数据的互联网巨头的攻击,HKUST迅飞的语音开放平台一点优势也没有。 一些分析师表示,HKUST迅飞尚未找到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仅b端和c端的业务无法支持当前194的市盈率(动态),市场价值被怀疑过高。 毫无疑问,科大迅飞是一家技术含量高的高科技公司,尤其是在智能语音识别领域。它也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既涉及商业银行业务 然而,它高度依赖政府命令和政府补贴。随着互联网巨头追赶智能语音技术,HKUST迅飞的技术优势能否维持今天的高市场价值仍然是一个大问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